多肉的年紀

Miru

沒有時間去細數,就這麼來到這個餐桌上沒有肉就會唉唉叫的年紀。

這個夜晚的晚餐,只有媽媽跟孩子兩個人,沒有肉,但是有油炸蔬菜天婦羅跟烏龍麵;而這一天的午餐,只有爸爸跟媽媽,我們聊了關於詩人年青跟年老的差異;而這天的早餐只有爸爸跟孩子,那是兩個男人單獨的對話時間。

一年一年都在還沒準備好的情況下,接下即將面臨的身為父母的挑戰,雖然小孩離開胎肚也這麼多年了,但是那種『即將面臨』的感覺卻沒有因此消失;每升上一年,就會有即將面臨的未知挑戰感,回頭探望雖然自己也曾經這麼走來過,卻是完全也沒有辦法掌握一個人怎麼長大這件事情,複雜而且徬徨焦慮。

看著一個可愛肥潤的臉龐拉長五官挺立起來時,少年時期的展開是深深感受到孩子『胃口大開』這件事,那是一種腦袋與胃囊都大開的狀態,大多時後他的肚子似乎從來沒有填飽過,放學後進門要備好點心,緊接著晚餐,而晚餐一過沒多久,就想要再吃下一個原本預備好的早餐麵包。往上的腦袋也跟著好奇大世界,對於鎖定的喜好,無法等待的想要知道更多,那種火熱滾滾的衝動是擋不住的冒出頭。
而青黃不接的青少年期到來了,該是火山噴發的時候吧 !
該擔心的也就到來了,想到自己過去那個叛逆不拘的年少,這時後卻像野獸往屁股追來一般,該來的都轉回來了。現在我正在想著,或者野獸追到來時,我們應該馬上停住奔跑,回頭鎮定用力睜眼瞪看清楚眼前這隻高大的怪獸,或許他只是肚子餓了....。

課堂上,孩子正展開的西方近代史,從亨利八世、瑪莉皇后到拿破崙,再到各個國家的革命,一個個的翻開破解階級制度跟貴族權勢,再渡過戰爭與家園破裂,接到身處立足的現代。這個伴隨而來的不只是人類歷史而已,是思辨與啟蒙,我深深感感覺到終於孩子追上來了,追上我們不拘束不遮掩激烈討論的時候了,不用再為了那些不該說的話題而拐彎的不盡興,相對於背後追趕的大怪獸,我的心裡興奮的迎接他到來,來~來~展開思辨吧。

小孩已經把書架最頂端的百科全書翻了又翻,我們很少動的藍色莎士比亞全集也拿出來了,這些歷史的灰塵終於有點揚起,我們把房龍的《人類的歷史》擺在他眼前,接下來的日子,我得預備好餐桌,有肉有話題,鋪陳在晚餐的餐桌上,坐上餐桌一家人開講。

餐桌上,永遠是家的重要領地。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的那段路,餐桌上有許多小小孩的回憶,他啞啞餵飯、他啃咬雞翅魚頭、他大口扒飯、他吸吸酥酥喝湯、他熱愛吃冷麵的儀式、還有滿嘴巧克力的模樣。
這個年紀,或許他要的不全是肉,但相對於食物的『滿足感』是更強烈的需要;有時候需要大盤的薑汁豬肉上桌,有時候他需要一碗足夠心意的熱湯,有時候單只是素冷麵也沒問題,只是如果食物裡缺乏了滿足感,那大大的抱怨就會直快的滿溢出來~「媽媽怎麼都沒有肉」。...唉呀~唉呀~要餵養一頭大怪獸可不容易啊。

當怪獸追來時,我感受到將邁入中年的彼此,需要提起腳步;有一種底層的聲音在說著:『這時後,我們得更投入自己想做的事了。』,對於孩子的愛,其實某部分是對自己的愛,當我用心的在餐桌上時,也希望面對自己是勇敢誠實的,這種單純的去實現是會讓孩子感受到的,我也相信自己不用去拍著他的屁股說:『快去追求你的想法。』,因為他正看到我這麼做了。
大怪獸是自己內心的鬼,趕著我們全家更邁向自己內心的意志,當你撲過來時,我可是握好屠刀,把你瓦解了,你的肉化為營養跟動力,全家前進。



2013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