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潰到內裡

Miru

餿油事件沒完沒了,不知道可以在哪個地方止住。
油滑滑的想起了十五年前那鍋豬油。

那是一九九九年,也正好是秋天來臨的時刻,照例的母親去市場買了豬板油,慢慢的花了下午的時間炸成一鍋金黃澄澈的豬油,這鍋豬油將是接下來一年一度全家人動手做蛋黃酥的基本材料。

記得那個時候的商家,會用豬油來做月餅的酥皮;但是簡便的偷懶的商家就用酥油來做,酥油也可以做出酥口的外皮,但是香氣跟酥薄的部份就稍差一些。也知道酥油不好,所以家裡都特別熬製豬油來做,雖然多花點時間但是至少是自己做的,安心許多。

一次會做上四、五大盤,也可以多做點分送親友,孩子多也可以吃得滿足又開心。

那鍋豬油,放在櫥櫃裡。半夜大地憾動,正是九二一大地震,豬油灑了滿地;帶一家人奔逃定心回到家,才發現那難以收拾的滑溜溜豬油滿地,洗了一次又一次那麻煩的豬油才從地板上、廚櫃上清洗掉。
豬油啊~豬油~,就在那次之後,家裡不再製作中秋節的蛋黃酥了,便利的去商店購買。而一年復一年越買越少,只剩下祭拜用的月餅數量。

中秋節至此,烤肉盛氣豐發,月餅只剩下點綴應景。每每節日一到,營養師開始發聲警告,那些病痛連結上月餅,直呼少吃少吃不吃不吃,可憐的月餅在流傳這麼久的歷史之後,這樣子的被默默的遺棄了。
最後的最後的,餿水油一潑,月餅最後一滑。崩潰了,那最後的一線中秋傳統,將毀在這最後的一桶油。

郭元益,147年的老店。
犁記,漢餅的起源之地。
鹿港,糕點的傳統文化,那細緻的如月眉一般的優雅茶食。
崩潰了~

一鍋豬油,毀了消費者的信任,但是最內裡的是傳統崩潰了。

在豬油事件之前,傳統漢餅店一直在改變舊有的材料與做法,為了方便改用酥油,省去了上市場選豬板油的麻煩,少去炸豬油的揮汗熱鍋工作。為了方便購買現成豆餡、省去煮豆、熬豆的功夫,為了滿足這些更方便的商家,供應商孕育而生;最後是連年的物價上漲,致使低價格逼出這餿水油,加上完全三不管互踢皮球的官員,餿水油傾倒這片眾生胃口。

你說那崩壞的是甚麼,是族群的靈魂~文化啊。
自我崩壞的時刻,也正是外文化入裡的時刻,日本和果子、法國甜點取代了油腥臭肚的月餅。捏著鼻子,月餅竄逃暗巷,娓娓哭泣。

月餅啊!月餅~嫦娥啊!嫦娥,月兔啊!月兔,賞月的興致早就烤肉油煙四起了,你說還有甚麼喝茶吟詩的團圓雅興。












2013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