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與堅硬

Miru

堅硬同時又充滿稜角,我這麼形容一個人;同時也欣賞自己承襲這份堅硬。

在病床上,一次一次的有機會認識自己的父親;但是看著一次一次逐漸老去的身體是一種緩慢的苦。期望自己能更理白的去看,單單的只是認識一個人。

如果說一個人的性格造就命運,我認為那是很合理且正當的推論,眼前這位父親,就是一個一生例子擺在眼前。他是個堅硬的人,坑坑卡卡的倔強個性又敏感異常,因此苦痛嘗來都備受加乘的折磨。

在傳統的男人身上很常見到這樣的男性,苦的童年、物質貧乏的年代,造就這樣的個性。他們總少見笑容,很嚴格的自律,不貪不偷不占人便宜,以使自己活得不虧欠任何人,欠與借經常是窮困最害怕的負罪跟恥辱;但是愈忌律著不虧欠,人生更是難放鬆的行事著。
「劫數」是一種慣性,那不是命運之神的業務範圍。當一個人在意念中都往「苦」而行之時,那份沉重落在舉目之中,妻女都得承受這份嚴謹的意念時,那些人生中的劫數,都只是家常便飯的行進而已。哪個人沒有波折,哪個人沒有苦痛。但是不需要敏感的特意去放大它。
病床間,特別容易凸顯那種苦,人的前進力量也容易在這展現。面對這個怕痛又苦的人,需要放低更多情緒,觀察並且要拋棄這份苦。

當理解了這樣的人之後,我要丟開這份苦,丟開這份負罪的嚴謹。
在我長大之後,人生跟生命的使用是在自己的手上了,我要丟開這份苦,使自己活得更好,來報答這份親情。
堅硬是冷峻的思考跟判別,在這個時代得有一份堅硬是需要的,不然一切就淪為金錢與商業的交易了。提醒自己,堅硬的石頭滾得快,但也反彈性強勁,人生的滋味明顯。
我堅硬的爸爸卻是硬碰硬的在嚐這人生,堅硬帶來更多的苦。毫無疑問的,這石頭老了,撞得滿身傷痕,那特異敏感的感官放大了他的苦,唉~又苦又堅硬的他,更苦了;嘆氣、疑神、疑鬼。那份堅硬已經沒有力氣了,被打擊得無力敗退,只落得囉嗦的挑剔著、指揮著。
好在,一個溫柔又肚量大的老婆婆伴著、陪著他。
















2013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