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秋刀魚 
秋刀魚

今日處理秋刀魚的時候,發現了這個晶透綠囊,我想它是秋刀魚令人又愛又恨的苦膽囊。只不過慣常看到膽囊時都是深墨綠顏色,很少見到這樣透亮的綠。見著這美麗的小東西,忍不住思索起這細銀色的秋日美味。

一直都好愛秋刀魚,還記得以前媽媽煎好了秋刀魚,我就想霸占盤子裡滲出來的魚汁魚油,用來拌在熱熱的白飯裡,媽媽看了都會說:「啊!秦臭抽呢。」,這麼嫌棄我的喜好,可是就是愛這濃烈的魚腥味啊!拌進飯裡油亮亮的、帶著鹹香魚味,非常下飯呢。
「秋刀魚」這個名字對媽媽來說是陌生的,她的稱呼裡只有「善巴」。在上一代人口裡說出的日語用詞,對他們來說是曾經經常使用的用字,就像油豆腐永遠都是稱為「阿布拉給」,粗的麵條就是「屋弄」,這也是日治時代遺留在台灣的影子,看起來很遠了但其實隱沒在日常之中。
秋刀魚是日本戰後的國民魚,家家戶戶都吃得起的蛋白質,又富含豐富的油脂。怎麼說都是在那個貧窮的時代裡油滋滋的好滋味。過了幾十年了秋刀魚還是很廉價,魚價昂貴的時候,永遠都是好選擇。



秋刀魚

現在吃起秋刀魚卻覺得油膩了,那用蒸的方式也還可以清爽的料理著,吃起來滋味也好。
取兩條秋刀魚,一口氣切掉魚頭。用背部頗開的方式,從尾部先切開一點點,用刀子的感覺平壓著魚骨慢慢往頭部滑去,片開之後把魚骨拉起來切掉順便拉掉魚腹細刺包裹的內臟,這樣就可以簡單去魚刺,處理好了用紙巾擦乾淨血水。
長長的金針菇配著切細的洋蔥絲和一點嫩薑絲包捲起來,兩個魚捲就緊靠在一起不會散開,用酸酸的醋、少量的醬油淋上,放入冒著白暈蒸氣的鍋裡蒸熟。
醋的調和下魚腥味緩和了,吃起來不再油膩。
拉下來的魚骨跟頭部,就丟進熱水裡,煮一會就可以做為湯底,放下豆腐和輕薄的海帶芽,落一點蔥花打一點味噌,一碗溫暖濃郁的味噌湯就好了。

這是秋天令人喜愛的料理。

味噌湯









 

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