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魚乾的那幾刀
]



2007年蘭嶼國的圖像設計出來了,
右三左二的刀口,直直的晾曬,
這是一條依然美樂東清村的飛魚乾。
在蘭嶼一條飛魚乾是可以看出村子的差異…

蘭嶼是個島嶼,說大不大說小繞一圈還要將近50公里,
村子散佈在東邊二個西邊三個北邊一個, 距離雖不遠,
因為山勢高面對的海不同,造就了某些差異,
過去要到隔壁村或許只能徒步或者划船,
往返半天一天的時間都是必須的,
需要經過荒地或是不祥墳地,
因此村與村之間並沒有像現在這樣熱絡交集著,
差異也就在交通與傳遞不變的因素下產生,
就像台灣的城鄉距離的縮短就像全球化,
這些差異或許未來會越來越模糊而變的沒有差異,



晾曬飛魚乾是春夏季節常見的村落風景,
東邊的東清村習慣將飛魚剖半清洗後,切出右三左二的刀口,
然後將草繩子穿過眼睛的圓孔掛起直直一條條的晾曬,
轉到西邊村落,飛魚乾切的刀口不同,
繩子穿過魚身晾曬,變成一條條形成彎曲面的調掛起來,
或許某個從西邊嫁個來的女孩,在屋外晾魚乾,
走過的人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這是從西邊嫁過來的,
魚架上的[ 看一眼 ]代表著這家主人的能力與一家人的幸福指數
走過魚架從心裡冒出她的老公那麼會抓魚啊!他的爸爸很棒呢!這樣的讚美。
這是一種默默的謙虛含蓄的展示。



飛魚在捕獲,船滑回村的時候,需要先在岸邊刮除魚鱗,
一邊刮除,一邊用海水清洗,
魚鱗內臟就隨著海水回去大海,這是非常清潔環保的,
飛魚接著搬到家門前洗殺魚的地方,挖除眼睛剖肚清洗血水,
然後用刀在魚肉上畫上幾刀,看起來只是畫上幾刀,
在飛魚上了餐桌上時,才深深體會出來那幾刀的用意,
通常只要在煮熟的飛魚上,用手指捏著刀切口,就可以輕鬆的拔起一片魚肉,
在一片片魚肉拔起後整條魚就所剩無幾,
而順著刀切口每人拔起一片時,飛魚也可以公平的分配到每個人,
在過去貧乏的年代,分配食物可是非常重要的,
用簡單的幾刀,解決了吃魚的困擾以及食物分配的問題。

這樣幾刀下去的用意,
是筷子吃魚小心翼翼挑魚刺所無法體會的!





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