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嶼國
]

總有人會好奇也懷疑的問起,
為什麼每一年都要去蘭嶼,
這是個說來話長的故事,
所以很難一言道盡馬上回覆為什麼?




2000年秋天看見海上遠方的蘭嶼島時當下決定去看看,
2001年開始計畫去蘭嶼一趟,
計畫的同時冒出了去蘭嶼結婚的想法,
就這樣2001年春天在相識滿兩年的當天在蘭嶼結婚,
那是第一次踏上這島嶼,
帶著自己設計的花朵拼貼囍字海報,
以及朋友的祝福下完成人生大事,
男人感動掉下眼淚,那是一場深具意義的婚禮。
證婚的牧師說, 這是第一對在島上結婚的來自台灣人婚禮,
話說回來,證婚的牧師還以為是台灣混江湖的大哥因為家人反對才帶著心愛的小姐遠來結婚,
理著平頭、身上帶著兩三大條深疤、性格寡言又被眾人稱呼著[老大]時,理所當然的合乎了想像,
牧師認為上帝會給希望結婚亦不是基督信徒的江湖老大一條機會,
所以膽敢給了勇氣,放了去接受這檔證婚case。



和一群朋友(大都是混設計的)在島上悠哉度過幾天,
晾飛魚吃芋頭,自然的綠山與藍海,華麗的拼版舟日出,
身體細胞跟腦子的想像跟著隨意恣放,大家都深愛上了這島嶼。
三個月後,衝著12年不見的振憾人心大船下水祭典又拼上了島,
之後,[ 蘭嶼國 ]的名稱開始了這群每年像飛魚報到的台灣國人民。



[ 蘭嶼國 ]的名稱來自於蘭嶼的歷史背景與尊重族群的意念,
[ 蘭嶼國 ]有些較固定成員再加上每年不同的來自各異的成員,
有的人也會出國,但是每年每到時間心裡又開始渴望極的想念起蘭嶼,
[ 蘭嶼國 ]經過六、七年累積許多許多故事,這是很難描述的一件事情啊。



大約安排一週到十天的日子,
日子如果少於一週太短,無法體會出來感受,
在行前會完成一本蘭嶼手冊,這裡面會包含豐富資料地圖及每人一則有關蘭嶼的創作,
通常一上島之後,放牛吃草沒有固定的行程,
依照身體的運作,慢慢的會演變出相當適當的行為跟作息,
成員每個人需要輪流負責下廚準備餐食,
在物資缺乏又具有當地食材的蘭嶼下廚可不是一般想像,
自備餐具、回收垃圾帶回台灣、浸放蘭嶼生活,這些都是[ 蘭嶼國 ]的特質
這是一種很難以旅行或度假一詞帶過的行為。
[ 蘭嶼國 ]有一種自由的特性,
包容不同面向的人帶到蘭嶼摩擦混合出不同的故事,
總是能可以給于一次完全不同的清洗都市累積的灰霾。



到蘭嶼變成思考下一步的坎站,
用靈異神準的紙牌運算幸福的命運,
睡在星光下的夜晚直到藍天陽光喚醒,
每一次的幸福用餐時間爆出的幽默笑話,
氣溫一高就撩下海解熱的自由,
山林間田裡的勞作跟展開肢體運動,
每一則發生在部落發生在之間的故事 ,
孩子從懷孕到5個月到一歲、二歲、三歲、四歲的慢慢成長.....
成員慢慢從年輕進入壯年成家。



在[ 蘭嶼國 ]將屆滿十年之前我們慢慢累積這些故事,
故事跟人持續被歲月陳老,
持續的每年[ 回去 ]蘭嶼。
當然並沒有特意的免強或是必須這麼做,
[ 蘭嶼國 ]變成是一群人跟人生交會的群體。


(每次合照的門口,小樹也長成了大樹)





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