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山鐵道
]


『味道』。
是聞到的不同,
我想像眼睛看不到的人,
看見鐵道從都會到海拔2000的不同。



一陣陣不同的氣息,
在每個轉場換景的同時撲了上來,
鼻子看見了,
正經過了木造屋舍、午間飯炊、果園的豐滿、、
是翠綠透光的竹林、冷霧杉木、茶園、幽靈般的檜木、、
拌著溫度的變化,
我的手在窗邊凍冷著,
天氣卻是藍天白雲。



火車一直來到這裡,
檜木和阿里山豆的濃郁混合,
啊 ! 極美 。極濃。
味覺引領這一路的高度與鐵道。









// -->